袁二少的妖孽人生_106.谭东锦和袁故的最后一篇番外_免费小说阅读_乔念叶妄川

106.谭东锦和袁故的最后一篇番外

月神的野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自从谭东锦跟袁故混到一块去,最兴奋的人不是两位当事人,而是终于反应过来的周涵。

周涵父亲跟袁因袁故的姥爷,也就是袁母的父亲,是堂兄弟。换算一下辈分,他就是袁故的远房表舅。周涵反应过来后彻底激动了。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他比谭东锦整整高了一辈啊,一辈啊!

谭东锦以后见到他,得喊他表舅啊!谭家大少,前谭氏执行总裁,谭东锦那变态喊他表舅啊!周涵一想到这个就觉得狼血沸腾。

第十七次,随便从家里杂物间扒拉了点礼物,周涵吹着口哨就去拜访他那外甥和他外甥媳妇儿了。

门铃响起来的时候,袁故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切换了一下监控屏幕,一看清门口站着的春风得意的青年才俊,袁故就忍不住伸手揉了下眉心叹了口气。他边站起来,边朝着厨房里的谭东锦喊了声,“谭东锦,周涵来了。”

厨房里谭东锦眼神一深,甩手就把手里的书放下了,“袁故,你坐着。”他平静地擦干净手,走出了厨房。

袁故眼见着谭东锦走出来了,又转身坐了回去。谭东锦走到大门处,伸手拉开门,看着面前拎着大小礼物的周涵慢慢抱起了手臂,“有事?”他缓缓抱起了手臂。

周涵点点头笑道:“我来关心一下我外甥和我外甥媳妇儿的日常生活。”说道日常二字,特意加了个重音。

谭东锦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周涵在谭东锦的目光注视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把这尊大神惹毛了。这时候就得召唤他外甥了,眼见着袁故不出来,周涵忍不住朝着里面喊了声,“袁故,你在家吗?”

谭东锦一动不动地靠着门框,那一身的气势愣是让周涵这位大表舅没敢直接走进去。终于,周涵伸手搭上门框,对上谭东锦的眼神,笑道:“别那么紧张,我做长辈的也就是关心一下你们。”

“周涵,你确定,要当我表舅?”谭东锦终于深深看了眼周涵,缓缓开口道:“说来我倒是真没有舅舅,叔叔倒是有几个。”

周涵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了。谭东锦还真他妈有几个叔叔,他二叔现在还在监狱里吃牢饭呢!

半晌,周涵调整了一下僵硬的面部表情,嗯,要保持微笑,他伸头就朝里面喊:“袁故,我来看你了!”

坐在沙发上的袁故听见声音,脑子里想起前两天的一件事儿,周涵凌晨一点疯狂敲他家大门,敲开后,周涵指着他的新女朋友对自己和谭东锦道:“来,介绍一下,这是你们表舅妈。”

然后手又一指着那新女朋友牵着的狗说道:“来,这是你们表舅妈的狗。”

……袁故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让谭东锦出面比较好,伸手换了个台,袁故继续平静地看电视。

谭东锦没听见脚步声,缓缓挑起了眉看着周涵。他动了下身形,离周涵近了些,压低声音笑道:“表舅?你今儿来怎么没带表舅妈啊?”

周涵换新女朋友的速度搁在以往是能跟谭东锦一较高下的,他脑子里都记不起那女人的脸了,但是他依旧镇定道:“我和她,离婚了。”输人不能输阵仗,周涵头一昂硬气地说:“怎么?想你前表舅妈了?”

谭东锦笑意更深,“我这不是关心你们长辈吗?”

“你还……还挺孝顺的啊。”周涵觉得他背后冷汗下来了。

谭东锦伸手搭上周涵的肩,轻声笑道:“周涵,这么着吧?我手上还留着前些年你的几张光盘,亲戚一场,我哪天找个机会请家里人一起吃顿饭,看会儿片子怎么样?这些天你带了不少东西,我不回礼显得做晚辈的不懂事。”

“什么片子?”周涵的眼神瞬间变了。

谭东锦温和地笑着,“爱情动作片。”

周涵沉默了一会儿,把手上的东西往谭东锦手里一塞,“跟我大外甥说一声,我家里着火先走了。”周涵转身就走。

“不送。”谭东锦立在门口,笑的很是谦谦有礼。

待到周涵的车终于消失在视野尽头,谭东锦关上门把那堆东西随手放在了玄关处。他走到客厅里,见袁故回过头来轻轻一笑,“他走了。”

袁故松了口气,伸手就捞着谭东锦在沙发上坐下了,“周涵那小子,还真得你来治治。”他非常由衷地说道。大晚上的,黑灯瞎火办事儿办到一半听见门铃声,何等的去你妈逼啊,也亏得谭东锦停的下来。

谭东锦不着痕迹地拢着袁故的肩,侧过头看着他,低沉开口道:“我也觉得该治治他。”

袁故点点头,非常赞同,忽然又觉得谭东锦的语气不怎么对劲,问道:“你怎么了?”

谭东锦还没开口,门铃再次响了起来。谭东锦终于轻轻皱了下眉,对着袁故说了句“我去看看”,接着他起身去开门。袁故也是无奈,这周涵还没完没了了?

谭东锦拉开门,出乎意料的是,阶前立得不是周涵,而是穿着制服的快递员。

“请问是谭东锦先生吗,有你的国际快递。”

快递?谭东锦接过快递盒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寄件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他签收后直接拆开了包装。

当看见里面东西时,谭东锦捏着盒子的指节瞬间发白。他回头看了眼袁故,后者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慵懒而熟悉的背影入眼,谭东锦的手终于轻松了些,他回过头伸手掏出里面被防震材料包围着的那叠照片,一张张翻了起来。

只是一眼,谭东锦就能看出来那照片上的人是袁故,他朝夕相处的人。

这些照片,是他以为袁故死了,而袁故在国外那三年拍的。

上面全是那三年里袁故的生活点滴,从袁故一个人坐在街角的咖啡厅,到在办公室里枕着一大叠文件趴着睡着了的样子,每一张照片看上去都像漫不经心拍的,但从角度到光影都分明能感觉到摄像师的用心。

照片的拍摄场景极多,从白雪皑皑的佛罗伦萨,到阳光清丽的威尼斯,其中还夹杂着几张明信片,世界各地都有。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袁故一个人,唯独最后一张是两个人的模样,这张照片的缩小版,谭东锦在袁故的钱包里见到过。

照片上的男人有一双淡琥珀色的眼睛。

温乔。

翻过其中一张明信片,上面是一行极潇洒的字体,几乎可以想象出那男人执笔的张扬样子。

“袁故,老子喜欢你啊。”

谭东锦捏着那叠照片,眼神静得渗人。

恰好这时候,袁故没听见动静回头看了眼谭东锦,却只看见那人笔直地立在原地,他疑惑朝着他喊道:“谭东锦?周涵还没走?”

谭东锦把手里的照片重新放进盒子里,回头看向袁故,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走了。”

袁故瞟见谭东锦手里的盒子,以为又是周涵带的礼物也没放心上,随口说道:“周涵这小子还挺有毅力?没玩没了了还?谭东锦你说他想干什么啊?”

谭东锦把盒子放在了门边的柜子抽屉里,朝着袁故走过去,袁故还在抱怨着,谭东锦忽然伸手搂住了他的肩直接吻了下去,那一吻极深。

袁故一愣,只觉得谭东锦捏着自己的肩的手在轻轻颤抖,这人怎么了?

袁故二话不说伸手就把人抱住了,直接就拖过来压在沙发上顺势就吻下去。管他怎么了。这些日子周涵天天上门,他和谭东锦几乎都没躺到一块过。

难得谭东锦没有抵抗,袁故反客为主地吻着身下的人他感受到一双手正在轻轻揉着自己的头发,耳边是紊乱的呼吸声。两个人躺在沙发上,都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情——欲。

谭东锦想,这个人,从发梢到指尖,从气息到声音,都是他的。他谭东锦一个人的。

就像那句古老的证婚词。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两人唇齿纠缠到最深的时候,谭东锦忽然觉得自己是完整的人。

他说:“袁故,我们结婚吧,去英国去荷兰,我来安排。”

结婚证,多虚的东西,谭东锦前半生从没想过自己会去办这种东西。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既不能靠一张证书维系,也无法用一张证书证明,所谓结婚证这种东西在过去谭东锦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意义。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