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二少的妖孽人生_106.谭东锦和袁故的最后一篇番外_免费小说阅读_乔念叶妄川

106.谭东锦和袁故的最后一篇番外

月神的野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袁故也是微微一怔,他压着谭东锦,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诧异道:“形式化而已,你确定要弄?”

“要。”谭东锦利落地回了一个字。不为什么,只为向所有人宣布,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袁故点点头,“那就弄吧。”他伸手抬起谭东锦的头,重新吻了下去。

谭东锦很配合,他喜欢这样子的袁故,眼中染上情——欲的袁故,眼中只有他的袁故。

纠缠到深处,袁故低头看着谭东锦一双漆黑清亮的眼,无论多少次袁故看着这双眼,都会忍不住轻叹。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眼睛能像谭东锦这样漂亮的。他再也忍不住抬起手去解谭东锦的黑色衬衫的扣子。难得今天谭东锦没有抵抗,就那么任由着他亲着,袁故觉得不把握住机会他都对不起他自己。

刚解了两三颗扣子,袁故直接伸手捏着衣领用力一拽,衣服撕碎的声音直接刺激了他的神经。袁故微微喘着气抬眼看去,谭东锦正静静看着自己,那一眼简直好看得过分,袁故眼神一沉伸手就去扯自己的衣领。

这种时候他能克制他就不是个男人。

“我觉得你在撩我。”袁故边接着自己的扣子边笑道,“是吧?”

“嗯。”谭东锦点点头,伸手把人拎着衣领就拉了下来,直接动手就把袁故解了一半的衣服撕开了,“我在撩你,你要不要?”

听见耳边那轻轻的八个字,袁故觉得自己浑身的血瞬间热了。

在袁故看来,谭东锦这辈子只会说两句情话,一句是“我要你。”,一句“你要不要?”什么我爱你我想你都是废话,都是大老爷们,喜欢他就上他啊。

耳边一声清脆的金属声响,袁故伸手解开谭东锦的皮带,同时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谭东锦的表情变化。谭东锦这人寻常看着实在太禁欲系,黑色衬衫深色长裤,清瘦修长,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狼性本质,不了解他的人乍一眼看去还会以为他是个性冷淡。

袁故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捏着皮带问道:“我能把你绑起来吗?”事实上袁故一边说一边已经在这么干了。他伸手就把谭东锦的手用皮带结结实实绑了起来,袁故今天就是想看看,谭东锦这人动——情的样子到底能有多撩。

等袁故把人绑结实了,一抬眼,谭东锦正静静笑着看他,眼中清清冷冷又带着些细碎温柔,那分明是宠溺。那一眼让袁故觉得浑身的血都涌到脑子里了,他的呼吸顿时就急促起来。

得,把人宠着宠着宠没边了,这如今都敢绑他了。谭东锦轻轻叹了口气,用脚轻轻踢了下直勾勾盯着他发怔的袁故,“上不上?要不我来?”

“上!”袁故一把把自己撕开一半的上衣给扒了下来,他颤抖着手去解自己的皮带,妈的,他现在觉得自己跟个流氓似的,不对,是跟个变态似的。

喜欢的人,一个眼神就能撩得自己理智全失,何况是谭东锦这种长成这模样的。袁故觉得自己的呼吸彻底乱了,他看着身下的谭东锦,伸手去捞客厅桌子下隔层里的润滑油。

……

办完事后,袁故什么都不想做,他现在一看见谭东锦那一身的痕迹就想骂自己,禽兽啊,禽兽啊,你说你是不是禽兽!

谭东锦倒是很淡定,自己去洗澡,简单地上了药,然后换了身干净的黑色衬衣走出浴室。

袁故坐在沙发上,看见谭东锦朝着自己走过来,以及他露出的锁骨上的青紫伤痕,他终于不淡定了。妈的,你说你是不是禽兽!他站起来,也不说话,牵着谭东锦的手就把人按沙发上了,从沙发上拿起一块毛巾就伸手给谭东锦擦干头发。

谭东锦看了眼袁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告诉袁故这毛巾是他拿来擦桌子的。算了,待会儿再洗一遍头发吧。

袁故见谭东锦半天不说话,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视线扫过谭东锦刚绑着的手腕,那一道清晰的青紫在袁故看来真是触目惊心,袁故觉得自己真他妈禽兽啊禽兽啊。他边小心给谭东锦擦头发边对自己进行强烈的谴责。

就在这袁故心里默念自己真他妈禽兽的时候,耳边忽然想响起一道略显犹豫的声音,“袁故,你,是不是很喜欢出门?”谭东锦抬眼看向袁故,难得有几分认真地在询问。

“出门?什么意思?旅游吗?”袁故对上谭东锦的目光,讪讪道。

谭东锦想起那堆照片,眸光微微一暗,“袁故,你不喜欢待在家里的话,我们一起出门走走吧。”

“哈?我没说我不喜欢待在家里啊,你怎么忽然说这个?”袁故以前是挺喜欢满世界跑,因为他自小就没怎么出过南京,所以想出去到处转转,但真让他在家待着他也不是说待不住。

谭东锦沉默了一会儿,看着袁故开口道:“旅游的话,挺有意思的吧?”

“也不一定。”袁故想了想说道,“得看你去哪儿,以及你跟着谁去,我高考毕业那年暑假,跟陆参约好了去敦煌,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在黄土高原上骑着单车狂奔,讲真,我一直觉得那是我命中一劫。”

袁故话音刚落,就觉得手上一紧,他低头看去,谭东锦正抓着他的手。袁故只觉得谭东锦的面色似乎有些异样,他问道:“怎么了?”

“你陪着我是不是觉得很无聊?”谭东锦似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我以前不怎么出门……”

“没有啊。”袁故没等谭东锦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跟你在一起怎么会觉得无聊?”袁故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谭东锦没再说话,像是陷入了短暂的思索。

“你,”袁故有些反应过来了,“你是不是想出门旅游?可以啊,好久没旅游了,我们可以一起出门走走。不过说起来,我记得你不是不喜欢出门吗?”想想之前的日子,谭东锦的确极少出门,除了没法推的出差外,这人连南京都没怎么出去过。说来这人才是真正的死宅啊。

谭东锦顿了一下,轻轻点了下头,“忽然有些想出门。”忽然想陪着你看这山川河海,陪你看这明月清风,想陪着你。

“可以啊。”袁故现在看着谭东锦那领口处若隐若现的伤痕,他就觉得别说谭东锦想出门走走,他想怎么都成啊。他问道:“你想去哪儿?”

“都行。”谭东锦忽然问袁故,“你想去哪儿?”

袁故考虑到公司的事儿他估计也走不开太久,加上谭东锦其实既没出过远门也并不怎么喜欢那些人多的地方,他问道:“找个南方的小镇住两天怎么样?”

“嗯。”谭东锦点点头。

“行,那你坐着别动,我去安排时间收拾东西。你坐着别动啊!”袁故和谭东锦一样商场上都是雷厉风行的人,做事就没有拖拉的习惯,袁故把毛巾一放就去打电话向袁因请假。

谭东锦坐在沙发上看着袁故的背影,伸手覆上手腕上的青紫慢慢揉了揉,他一直看着袁故,眼神很温柔。

事实上,因为袁故实在觉得自己太他妈禽兽了,出于对自己的强烈谴责,他几乎是当天晚上就安排好了一切打包好了行李,拉着谭东锦就出了门。谭东锦临出门前,瞟了眼周涵放下的那堆东西,忽然发现一盒光盘露出来的一角,他顺手就把光盘给塞到了行李里。

当天晚上九点多,两人就坐在在南方古镇傍水而居的古老屋子里,推开窗户靠在一块儿看小桥流水了。

看了一会儿,谭东锦忽然回头对着袁故轻轻说了一句,“我能问个问题吗?”

“问。”袁故扭头看向袁故。

谭东锦看了眼屋子里的摆设,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你为什么订双人间?”

因为老子觉得老子是个禽兽,老子怕老子被你美色所惑把持不住再把你弄出一身伤来!袁故自然不是这么回答的,他镇定道:“因为距离产生美。”

谭东锦再次陷入了沉默。接着他关上窗,把袁故拖进来,“我们看会儿电视吧。”

眼见着谭东锦从行李里掏出张光盘,袁故一愣,他没记得自己放过这光盘啊?下意识他就问道,“这什么片子?”然后他就瞟见了那光盘上的几行日语。

哈?

接来下的这一夜,袁故和谭东锦在优美淳朴的南方小镇看完了整整一季的咒怨,整个过程中,谭东锦面部表情都没有丝毫起伏波动。袁故在第无数次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盯着自己时,终于把自己裹到了谭东锦的被子里。

“你哪里来的片子?”袁故终于忍不住问道。

谭东锦伸手把人抱住了,在袁故耳边轻轻道:“周涵。他曾经很喜欢伽椰子这一款。”

袁故默默把自己裹到了谭东锦手臂里,没说话。

当天晚上,袁故死死抱着谭东锦,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睡了一夜。

等到袁故终于睡过去后,谭东锦放轻动作起床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收拾好被子,他重新在袁故身边躺下。谭东锦在一片沉沉黑暗中打量着袁故的脸,终于轻轻说了一句:“睡吧,晚安。”

窗外古镇月色如水,小桥如画。

若是可以,我愿意陪你走山川,陪你看江海,我愿意陪着你,时间不需要长,余生几十年就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